到达香港时已是傍晚时分,余琴拖着疲惫的身躯

  • 时间:
  • 浏览:200
  • 来源:夜夜春

  到达香港时已是傍晚时分,余琴拖着疲惫的身躯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她想好好休息一下样足精神已备明天好好地把事情弄清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天一亮她就起身梳理了一下急切的心情赶往公司,走进公司的大门不禁让她感到一丝沉闷不由的深呼一口气。直冲懂事长的办公室她来不及敲门就推门走进了张景的办公室。张景坐在位置上头也没有抬埋头干着自己的事余琴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不知过了多久张景抬起了头微笑着看着余琴顺手拿起了一根桌上的香烟自顾自抽起烟来。

  “张景你为什么要撤消对上海的投资呢!”余琴先打破了这种不自然的沉寂。

  张景站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走到她的面前“你知道我们公司现在效益不景气我怎么会在乱化钱呢!”

  “这怎么叫乱化钱呢!这是你和我商量好的嘛!”

  “这…….”张景看了一眼余琴“你看香港现在经济萧条很不好所以事态在变化我们也要随着变化而变化嘛!”他露出了一丝让旁人看不透的笑容。余琴的脸上显出了一种无奈自己的情绪稍稍平静些她又说:“那我们能不能想想办法上海那里我都办好了。”

猜你喜欢

这天晚上,披头一个人回到家中,感觉异常孤独

这天晚上,披头一个人回到家中,感觉异常孤独。这种孤独感以前曾有过,在他父亲死后的那段时间里,他就痛苦过很久。直到后来,他开始习惯这种无拘无束的日子后,自由开始让他像一只小鸟一样

2020-04-06

听我说。你所看到的我的改变仅仅是表面现象而已

听我说。你所看到的我的改变仅仅是表面现象而已。我的内心,我的想法,我的生活情况,还有我的恶习都是无法彻底改变,那是我骨子里的东西,是我身体里的毒。除了抽大烟以外,社会上的恶习我

2020-04-06

晚上,余琴带着小妹回到自己的小屋身上的疲惫立刻席卷而来使她什么也不想了

晚上,余琴带着小妹回到自己的小屋身上的疲惫立刻席卷而来使她什么也不想了,就想一头倒在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余阑此时却依然兴浓浓对着自己的未来浮想联翩,“姐,你怎么可以让我做杂工呢

2020-04-06

到达香港时已是傍晚时分,余琴拖着疲惫的身躯

到达香港时已是傍晚时分,余琴拖着疲惫的身躯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她想好好休息一下样足精神已备明天好好地把事情弄清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天一亮她就起身梳理了一下急切的心情赶往公司,走进公

2020-04-06

看着这个与她一样,都是身为责任与权力的背负者

看着这个与她一样,都是身为责任与权力的背负者,夜色沉默地回想着一路上认出他的人,在知道他是织女城的风城主后,几乎可说是每个人都是笑脸以对,对她则是能逃就逃,性子温和的他广结善缘

2020-04-06